越不懂的人,越喜欢指手画脚


所有经过了解的议论才是有价值的,否则无论说得多么娓娓道来,都只是情绪。

01

有时候,我发现这个世道很奇怪,越是不懂的人越喜欢指手画脚、装腔作势地给专业的人提建议,硬是要在不属于他们的领域里插上一脚。

我的职业和医学有关,所以有时候能接触到一些国内大触的理论。

我最经常看到的一个“别开生面”的场景,就是研究者提出了一个新的科学理论,引起了一批人的跟风围剿。更可怕的是,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其实对这个领域并不了解,更谈不上有研究了。

对于新科技,行内人尚且处于中立。而某些媒体就已经开始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发出了轰轰烈烈的声讨。
 

身为一个曾经的医学生,脱离医学背景多年,都尚不敢指手画脚。因为曾经学过了解过,才更敬畏,知道走到专业顶峰的人都拥有超人的学识和创造力。

有俗话说,有理不在声高,所以更多专业的人选择在没有有效证据时默默无言。当话语权和行为分属于两个不同群体时,随便用话语权去抹杀就成为了一方的专利。

看官好好看戏,戏好的时候洒洒脱脱地叫个好。戏演砸了,喝一声倒彩,拾掇拾掇行李就回家去吧。

虽是看戏人,不是演戏人。只识得看台上的才子佳人,不知道幕后艰难,何必追到后台,赶尽杀绝。

就算他演了一场不佳的戏,亦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何须你重判他?





02

朋友在某明星团队里做宣传助理,职业是联系媒体发通稿,时时刻刻紧盯着艺人,帮他“圆话”。

一次,她们团队安排艺人接了一个三线城市的剪彩,粉丝顿觉失了尊严,于是破口大骂:“我的爱豆是一线的明星,为什么让他接那种烂通告!”

朋友觉得委屈。依照她的职业嗅觉,那其实是对方厂商抛出的橄榄枝。如果合作良好,可能是就此定下后几年的代言合约,盆满钵满。

“有时候说艺人是我们的摇钱树,这时候却又觉得我们在压榨,难道作为他的团队,我们的用心不比那些疯狂的粉丝少?”

这些恶言相向,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也让朋友心情低落。

“他们根本就不懂其中的利害,却指责一群更加专业的人。”

她叹了口气:“可能在镁光灯下的,不止是明星,还有我们吧。”
 

我们能看到很多奇怪的现象。

一群在国内体制里升学长大的孩子,喜欢议论“海归”变“海待”并得意洋洋,反之亦然。

一群早已脱离时代的七大姑八大姨,喜欢议论“学什么专业最好”,认为孩子的路一定要有大人来把着。

随便一家报纸,一群没有医学基础的媒体人,都能议论医生的技术和医德。

一群连电子元件都不认识几个的人,在单位程序出现漏洞时,讥笑程序员为“白领工资的废柴”。

一群连剧组都没进过的人,却因为一方屏幕把原本距离遥远的电视人想象得很近,在网络上随意攻击:“烂戏烂剧本烂演员”,还美名曰:做公众人物还不允许人评价了?



03


如果仅仅是议论当然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表达自身意见的权利。

但更多的语言,是一知半解却又站在高处,具有侵略性,以推倒某一方言论为目的。

他们见风使舵,站在局外全然否定某种模式,去阻断原本存在的进步空间。

我喜欢你的质疑,但看不起你的污蔑、谩骂甚至于诅咒。

 
前一段时间,有个聋哑画者上传了一系列惊艳的绘画作品,被专业的网友质疑作品是否为其本人所画。

结果就有人大动干戈,要求网友向聋哑画者道歉,口出恶言,连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

不久,剧情反转,聋哑画者还真是冒名顶替。有网友又浩浩荡荡地冲到聋哑画者的微博下,如出一辙地将画者骂得狗血淋头。

这一波三折的剧情之后是否有反转,我不知道。但我猜,前后两件事的始作俑者都是同样的一批人——那些唯恐天下不乱却又完全不懂绘画的人。

乔任梁去世亦是如此。一群连与之插肩而过都没有的陌生人,去干扰他的亲朋、好友,把捕风捉影的推测说得言之凿凿。

阮玲玉说,人言可畏。

难以想象,多少年后,仍是如此。

所有经过了解的议论才是有价值的,否则无论说得多么娓娓道来,都只是情绪。

摆不出道理就摆情绪的人,恕我直言,都是垃圾。

一行有一行的难处,舆论里处处都是不懂的人,不值得怄气,不如省下精炼言语,说给“懂行”的人听。

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新闻编辑室》里,老头查理说过一段话:他被打倒了,你并没有因此变得高大(He got knocked down, you didn’t get taller)。

——这话说得太客气了,你不是没有变得更高大,你是变得更low了。

文/林一芙

随机阅读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