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点准时做爱的邻居

上个周末,我搬进了好休息公寓603房,我隔壁的房间604住着一对年轻的情侣,我没有见过他们,但是我知道他们是一男一女,一对情侣。

我是一个背井离乡的人,有一个异地恋三年的女朋友李页页,我在这座城市里,一个人生活。

在新的住所安顿下来,清理、打扫,时间很快就过去,一个周末不知不觉就结束了。大概是因为太累了,星期天晚上我睡了一个极舒服的觉,我没想到,这却是我接下来这段日子里睡的唯一一次好觉了。

周一,照常上班。下班吃完饭回到好休息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洗完澡我就躺上了床,和女朋友打电话。异地恋挺辛苦的,我跟李页页相隔两百多公里,一个月见一次,我们就这样过了三年几乎只通过手机和网络联系的日子,我们都不知道彼此还能坚持多久。但是只要她不先开口,我就不放弃。我想,李页页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跟李页页打完电话,是深夜十一点多了。我下了床,刷了牙上了厕所,熄灯准备睡觉。

我刚躺上床,正给手机调闹钟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声音。那是床晃动的声音,那是“啪啪啪”肉体间有节奏地碰撞的声音,那是女人意乱情迷呻吟的声音。这些声音交杂在一起,音量不大不小,刚刚好让我听得清清楚楚。

大半夜的,也是够勤快啊,我心想着,放下手机翻了个身准备睡觉。

我是属于睡眠很浅的那类人,只要有一点点声响就很容易失眠。偏偏隔壁这对小情侣打的是持久战,一个多小时过去,那声音仍陆陆续续地传过来,我根本没办法睡着。无奈之下我伸手敲了敲墙,过了一会儿,那边也不知是意会到了还是完事了,安静了下来。好不容易,我才有半宿安稳觉。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一对我素未谋面的情侣居然风雨无阻,每晚十二点准时做爱,动静之大,着实是令我苦不堪言。我怀疑这小两口的生物钟是颠倒的,他们的夜晚好像只需要性爱,不需要睡觉似的。

我并非有意窃听他人的生活,只是那声音总是不大不小,刚刚好,自然而然地跑进我的耳朵,赶也赶不走。我试着用棉花塞着睡觉,声音似乎小了点,但它们仍然很坚强地打动着我的听觉,仿佛非得要让我听见不可。

我索性也就不塞什么棉花了,反正他们每天这么大动静,也不像是怕被人听见,我更加没必要瞎矫情,而且耳朵里塞着东西,实在不舒服。于是每晚时间一到,我便用被子蒙着头睡觉,音量可能会小点,也可能并没有小,搞不清楚了,遇到吵得不行的时候,便伸手敲敲墙。

有时躺在床上,听着那女孩子销魂的呻吟,我也挺想李页页的,多希望她就躺在我旁边,那样的话我们也会云雨一番,说不定动静比他们还大。有时也听到隔壁的一些交谈,女孩叫那男的老公,男的叫女孩小宝,他们也说了不少话,具体说什么,就没太留意了。

而我每天早出晚归,便始终也没和隔壁这对男女见过面,我并不曾因为声音这件事上门找他们理论过,毕竟是邻居,我总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604的邻居没见过,602的邻居倒是见过的,那是两个二十几岁的女生,估计是刚毕业出来工作合租的房子。有时候早上出门上班,就会遇到她们。不过她们跟这个故事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偶尔会想,如果604能跟602这样安安静静的,那该多好。

这个周末的早上,我终于第一次见到604那对情侣。九点多我在公寓楼下的餐厅里吃早餐,随后有一对男女也进入餐厅,他们坐到了我身后的位置。我所坐的位置正对餐厅门口,他们刚进来的时候我无意识地看了一眼,两人穿着情侣装,彼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我的邻居。

我一边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一边吃着我的早餐。身后传来了他们的对话。

女孩说:“好饿啦,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男人说:“昨晚还没把你喂饱吗?”

女孩说:“讨厌,你神经病!”

男人嘿嘿坏笑,女孩接着说:“你说我们那个邻居,就603那个房间的,人家两口子可厉害多了,每晚都那么激烈。”

男人说:“呵~可能吃了药吧。每天晚上那么吵,还好咱俩睡眠好,不然得找他们干架。”

我越听越糊涂,不是你们吵吗?怎么变成我吵了,还两口子,我哪里来的两口子?我正想过去跟他们理论清楚,手机响了,公司打电话来说临时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现在得赶过去加班。

我只能作罢,付了帐便往公司赶去。

再回到公寓时,又是夜晚了。这是我住进来的第十二晚,本来一切如常。十一点半我上床躺好,准备迎接隔壁缠绵的吵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奇怪的是直到过了十二点,隔壁居然一点声响都没有。四周安静得很,我已经昏昏欲睡。

就在我将要睡着的时候,隔壁终于传来了声音。这一次,不再是撩人的呻吟声,而是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那男人时而低沉时而厉声说着什么的声音。那女孩的哭声,凄惨得有些瘆人,仿佛要把气都哭绝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醒了,身上竟不禁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若是平时那些无关紧要的声响,只是扰人安眠而已,倒也没什么,但今晚这动静,我担心要出点什么更严重的事情。想了想,我起身套了件衣服,准备去隔壁看看。

我刚穿好衣服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反倒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敲门声很响很急,我心一沉,莫非真出了什么事?这么一想,我赶紧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果然是隔壁那个男的,他满脸怒色,狠狠地瞪着我。

我刚要开口,没想到男人先说话了:太吵了,别吵了行吗?烦死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我说:我没吵啊,不是你们吵吗?

男人却没有再说什么,冷不丁地转身又走了。楼道里的感应灯似乎坏了,我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当中,也只好关上房门回到屋里。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恶人先告状吗?我真的被弄糊涂了。但这时隔壁似乎也已经安静了下来,我躺回床上,打算先睡,明天再去找他们说清楚。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敲了隔壁的门,那男人来开的门。

我也不客套了,直接了当地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你们在吵,怎么又说是我吵,我就一个人住,能跟谁吵呢?

男人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说:昨晚?吵?昨晚没吵啊。

我有点急了,说:昨晚你们那么大的动静还说没吵?后来你不是还跑到我那边敲我的门,还反过来说我吵,不是吗?

听完我的话,男人却有些无辜地笑了,说:你搞错了吧,我一觉睡到大天亮,根本没出过门!我女朋友可以作证。

我愣住了,后背顿时一阵发凉。我的脑海中此时又闪过一些信息,我连忙问他:你女朋友,是叫小宝吗?

男人说:不是,她叫小玉。

我彻底懵了,冷颤从心底里直冒出来,昨晚都发生了什么?我见到的那个人又是谁?我没再说话,当下就下定决心要搬出公寓。

我一刻也不想在公寓里多待,由于事出突然,我只能先把行李寄存在楼下的餐厅,再四处去找新的住所。

搬东西的时候,跟餐厅的老板聊起搬走的原因,这才从他那里打听到,原来以前这里是另外一家公寓,六楼那里住着一对情侣,后来听说是女人出轨了,那男的在房间里把女的杀了之后,自己接着自杀了。

出了命案,公寓经营不下去,不久就倒闭了。事隔三年,才又有人重新装修这里,经营起新的公寓,也就是“好休息公寓”。听说那些房间都被拆了重新隔间,而我住的那间603和隔壁的604,其实是由三间房改成了两间,也就是说,在我和隔壁邻居之间,一直有一个隐形的房间,每个夜晚没完没了地上演着他们生前的故事。

所幸,我很快就找到了新的住所。这是我搬离好休息公寓的第一晚,房间没有之前的崭新和漂亮,但我躺在床上,却有着前所未有的踏实,人也好鬼也罢,总算跟我再没有关系了。夜很静,我昏昏欲睡,这时候隔壁传来了男女缠绵的声音,他们叫唤着彼此的名字,男人叫女人页页,女人唤男人唐竹。

我的名字,就叫唐竹……

文/堂主姓蔡

随机阅读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