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网 - 每日一篇好文章。每天抽出一点时间读一篇小文章,通过日复一日短暂的阅读来逐渐充实自己,让我们那平凡的生活变得更加有趣一点点。

初心网,是一个简单的文字控网站。在这里没有繁复的注册登录,没有复杂的推荐算法,不猜你喜欢。

每天打开我们的网站都可以开始一段随遇而安的阅读。

每天花10分钟阅读一篇小文章,一个月可以有大约5万字的阅读量,一年则有将近60万字的阅读量。

简单,专注,执着,享受每天的阅读,日复一日,初心不改。

每天随手翻开本网站:阅读,只因为,这一刻的无所事事。。。

不会开玩笑的就别硬开了

不会开玩笑的人,他们永远分不清楚什么是玩笑话,什么是嘴欠。
诙谐不等于无礼。
幽默不等于粗鄙。
他们沉浸在自以为是的玩笑里,却看不清自己教养的奇缺。


01

流行趣味的年代里,什么都得有趣。
说话也是一样。
一个人说话,不能枯燥,不能味同嚼蜡,不能按常理出牌。
最好还能抖一两个包袱出来,逗人发笑,自然是极好的。
但有一个问题是,很多人并未get到开玩笑的精髓,就出来瞎搞了。
他们是怎样的一批人?
粗俗至极,自诩幽默。
口无遮拦,没心没肺。

他们眼中的自己,是聚光灯下的脱口秀主持人。
随便耍耍嘴皮子,就能让一群观众跟着乐。
别人眼中的他们,是一个大写加粗的尴尬。
不会说话还偏爱说话,不会开玩笑还硬开玩笑。
幽默、玩笑的对立面从来不是无聊无趣,而是尴尬、无礼和冒犯。

一日中午,我和几个同事去饭馆吃饭。
点完菜几个人在那儿坐着。
一张姓男同事想挑起点话题,便讲了个他地铁里遇上的事儿。
本想引大家笑笑,可包袱抖歪了,实在不好笑。
一见各位没动静,他把枪头掉准到一个女同事身上了。
“嘿,昨天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了,感觉又长胖了啊哈哈哈。”
那女同事小声说:“最近吃得好啊。”
“原来见你脸还没这么大,现在跟个饼似的啊。”
“我明明是瓜子脸好么!”女同事欲争辩。
“啊哈哈哈,明明是大饼脸好么。”
那女同事听他说完这句,也懒得辩了,开始低头玩手机。

后来聊到家乡,张姓男同事问了我们部门里一个实习生。
“你老家哪儿的呀。”
“我老家是XX地方的。”
“那儿的啊,听说那里很穷。穷山恶水出刁民,不过我接触下来感觉你挺不错的。”
我听到这句话,无数弹幕飞过,觉得他脑子瓦特了。
实在佩服张姓男同事“一开口便砸场”的说话能力。
他刚才的本意是先抑后扬,但却严重抑错了地方。
“苍天啊,求求你让他闭嘴吧。”
这是我当时内心的真实写照。

还好菜上来了,不然我感觉再说下去,这里会打架。
你看,不会开玩笑的人,最擅长的事,就是把美妙的气氛搞砸,把他人的心情弄僵。
他们永远分不清楚什么是玩笑话,什么是嘴欠。
诙谐不等于无礼。
幽默不等于粗鄙。
他们沉浸在自以为是的玩笑里,却看不清自己教养的奇缺。

02


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
有些山不好翻,颇多男性挖空心思也想引起女性的注意。
本想用话语煽出几丝亲密无间的味道,谁料适得其反,煽出满世界的恶臭。

男:“虽然你颜值中下,但是我喜欢你啊。”
女:“... ...”
男:“你好矮,以后能不能叫你矮冬瓜啊哈哈哈。”
女:“... ...”
男:“吃这么多不怕变成猪啊。”
女:“... ...”
男:“看你的打扮,感觉很学术啊哈哈哈。”
女:“... ...”
男:“你长这么黑,我怕天黑以后就看不到你了啊哈哈哈。”
女:“... ...”

以上这些话都不叫人舒服,为何?
因为他们都把说话的枪口对准了别人。
尤其是对准别人的软肋。
这种话一开口,绝对分分钟友尽。
关键这帮子人开完玩笑之后,还不准人生气。

“哎呀,我就开个玩笑嘛,你别当真。”
“别小肚鸡肠,我就随口说说。”
“你也真是的,还真生气了我去,一点都开不起玩笑。”

玩笑的本意是惹人发笑,不是让人胸闷的。
当一个玩笑建立在他人的伤口之上,这就不是一个玩笑,而是一把盐。

善于开玩笑的人都知道,要把玩笑的话头对准自己,因为自黑永远是最安全有效的。
你说你自己丑、矮、胖、土、黑都没关系,你把自己黑得家都不认识也没关系,至少能让活跃气氛,愉悦他人。
但你说别人就是不行。
在你看来是一个玩笑,在他人看来就是一份恶意。

03


梁实秋的幽默众所周知。
《莎士比亚全集》他花了三十多年把它翻译成中文,学界都知道他花了一辈子的时间致力于莎士比亚研究,可以称得上是这方面的权威。
一次“庆功会”上,梁实秋谦虚地说道:“要翻译《莎士比亚全集》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他必须没有学问。如果有学问,他就去做研究、考证的工作了;
第二,他必须没有天才。如果有天才,他就去做研究、写小说、诗和戏剧等创作性工作了;
第三,他必须能活得相当久,否则就无法译完。
很侥倖,这三个条件我都具备,所以我才完成了这部巨著的翻译工作。”
梁实秋就是这样,常常通过自贬娱人娱己,谦虚和低调不言而喻。

还有黄渤。
第46届金马奖,他和张家辉领影帝奖,黄渤一上台就调节气氛自嘲:“记得刚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有的同学就说,黄渤也考上电影学院了?现在的招手标准太松了吧!”
话音刚落,全场哄笑。

前一阵金曲奖上,小S作为颁奖嘉宾,不断喊吴青峰“峰姐”,青峰黑脸离席。
人家不开心也是自然的事。康熙上随便怎么叫都行,但金曲奖都是圈里人集中的地方,左一句峰姐,右一句峰姐,让人家的脸往哪儿搁。
大场合,人多。一切把话头对准他人的玩笑,都得慎之又慎。
虽然小S情商很高,但仍有考虑不周全的时候。

蔡康永事后的话算是一针见血:“对于某些人来说,吃得消的玩笑,对于其他不同处境的人来说,极可能成为吃不消的霸凌,而带来伤害。”
开玩笑是一门尺度的艺术。
你的玩笑,对谁开,怎么开,开多少,有讲究。
同一个玩笑,是否能在不同场合开,也有讲究。
玩笑开得好,就是喜宴现场。
玩笑开不好,就是车祸现场。
不会开的,请别硬开。

04


说话之前,请想一下“身份的定位”。
每个人之间,都有一把隐形的尺子。
最好用尺子量一量,对方是你什么人,你可以说一些什么话。
对方的长处,夸之。
对方的禁区,避之。

若是你女友,你可以玩笑道:“你笨得像只草履虫啊。”
对方若是你共事的女同事,你就不能这么说。
和室友平时讲的黄色笑话,也别动不动就说给异性听。
第一,部分异性会反感;
第二,不要假装你很潮很open很wonderful;
第三,万一那个笑话真的很黄,会显得你很Low很Low。
Low到尘埃里的那种。

劣质玩笑还有一个特点:没话找话。
曾经听一女同事在办公室抱怨,说最近有一男人追自己。
他满腔的热情,全用在没话找话上了。
比如中午吃饭,那男的微信上讲:“中午吃了啥?”
女的在忙,就回了句:“没吃什么。”
男的说:“你中午怎么可以什么都不吃,伤胃啊!”
女的怕他再问下去,就说吃的饭。
男的回:“就光吃的饭吗?怎么不吃菜!”
“吃菜的。”
“吃了点什么菜,报给我听听。”
“... ...”
后来那女同事就没回他。

听了这事儿之后,我才知道,世界上最大的尴尬不是沉默,而是没话找话。
那种感觉,像是在装修一栋根本就不存在的房子。
强行堆砌出一些可怜的好感。

最后,希望世界美好,多一些真正意义上的玩笑,少一些浑然不自知的嘴欠。
欢乐社交,从我做起。
鄙视嘴炮,人人有责。

文/陆鸡鸡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