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别人话说得难听,而是你事儿做得难看

古训有云: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这句话主要告诫人要有礼貌,态度要好,最主要地是不能出言不逊。我们时常要忍受外界的冷言冷语,但是总觉得这很正常。人嘛,谁都有看对方不顺眼却找不出任何正当理由的时候。于是,我们有时候宁愿听外人的风凉话,但就是不去改变自己的做事方式。

我特别喜欢手表,已经处于离了它就不记得今夕何夕的生存状态。某次,我在商场里看到了一款精细的腕表,价格也不贵,马上就决定出手。可是售货员跟我说:“这款情侣手表不能拆开售卖。”我当时扭头就走,虽然很喜欢,但是我不接受商家对我私生活的窥视。关键我买回去也找不到一个跟我一起戴情侣手表的男人啊。

当然故事到这里没有任何新奇之处,但好在我有耐心。等我第N次走到这个柜台前时,正巧有个男生也在一旁比对那款手表。而售货员小姐依旧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这个男生随口说:“怎么办,我单身。”我本来打算离开的,转身的瞬间,我又改变了主意。我凑过去说:“我们拼单吧,怎么样?”于是很顺利,我们都买到了自己喜欢的手表。

我以为这件事足以体现到我的聪明才智,心心念念地告诉了师姐。师姐当时脸都黑了,皱着眉跟我说:“你怎么不问人家要联系方式,多好的机会,这种缘分和勇气你这辈子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次了。也难怪你会单身!”当时我恨得牙痒,却也无可奈何。如今师姐还是会经常那这件事来奚落我,我也早就坦然——对有利条件分析不够透彻,对事情预估缺乏可见性,既然是我的失策,那就让她多说两句吧。

说到底,今天要讲的话题不是说错话误事儿的情况。而我们也终究要面对一个自己可能做错事,随时都将被别人嘲讽、谩骂的世界。

邻居有个胖小子,年长点儿的都喜欢逗弄他。我从上高中的时候就会嬉皮笑脸地嘲弄他两句,虽然并不带有任何攻击意义,但是胖小子却慢慢在找回自尊心。毕业那一年,我回家办理一些手续,照旧碰面打招呼:“哟,赶紧减肥啊,要不怎么过夏天?”

胖孩子背着书包,狠狠地瞪我一眼:“谁说胖子没有夏天,没有暑假的人才没有夏天!”呵,他这么提醒我,简直一招击中要害。接下来好几天我都坐立不安:要不要读研啊?去哪里工作啊?要不我也创业去吧……

没有错,你对别人的冒犯、伤害都是需要承担后果的。而往往自己在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以后,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道歉就被人破口大骂。想想似乎很委屈,但只要理智一点就该好好受着——你做了难堪的事情,还不许别人宣泄几句?!他们既然能发泄、咒骂,就是不错的结局。毕竟比起受了伤害只能依靠内心而治愈的人,这样的情况至少说明你已经被受害者一方慎重对待,毕竟他没有拿刀看你几下。

但是,我们对真相的渴求远比自己想象之中来得强烈。所以,偶尔就会对别人无意的行为反复斟酌、推敲。这便是一切烦恼的根源!快递员为什么单单对我笑?食堂的阿姨怎么多给我两块肉?为什么那个同事会把雨伞借给我……我们至始至终活在一个相互猜忌的世界里。如此,信任感一旦缺失加之被外人无意识的行为冒犯,很多人都会情绪失控,继而开口大骂或絮絮叨叨。

这种难听话发源很早,东西方古代戏剧、诗词里都有。再到后来的什么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黑色幽默等等。或者是近现代的时事人物评论、新闻报道。但显然,这种时候评论者的心理终归是不接地气的,所以多数情况下就是我说我的,你随便听听就好。如今的状况似乎改善不少,我们随时随地发微博、发朋友圈、录视频,骂骂咧咧,心绪难平。我记得曾经有个相熟的男同学因为自己的室友私自用了自己的两卷厕纸而发数十条微博,最后@了好多朋友。排除他的个人心理状态,我觉得每条微博的内容还算得上清新脱俗,有理有据。毕竟他是受害者!

后来男生没毕业就领了结婚证,所有人都很惊讶,原因无他——这种事儿妈也有人要?女孩儿只念了两年高职,却很维护自己的老公:“他做事很有原则,他妈妈也舍得批评他。这样很好。”我当时却想不起那个偷用厕纸的男生是谁了,否则真想跟他说:你要是行为得体就不会给别人留下伤害你的机会了。

当然这种无厘头的事情确实是少数,否则我们整天都要因为琐事跟人争论不休了。但很明显,其实那些跟你争论琐事的人都和你有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另一个早我几年毕业的学长,从小被母亲严格要求,长大做了一个尊重女性、极具爱心的好男人。据这位哥们说,他亲妈曾在婚礼之前跟儿媳妇说:“家务事尽管使唤他,我从小就锻炼他做这些事情。”回过头又虎着脸跟儿子说:“有点眼色。”那样子就是告诉儿子——你是我儿子又能怎样?做错了事还是不会放过你。

这位母亲有些过早责备,但是并不是没有成效。因为根据那些去过学长家里的人都夸学长会做饭,会带孩子。这位嫂夫人跟我们说:“看不顺眼就会帮我骂他几句,我感觉自己被婆婆惯坏了。”眉眼里却尽是甜蜜。她还说了丈夫里的厨艺不错,自己几乎就成了个远庖丁的废人了。可是剧情反转,嫂子的闺蜜也曾背着她,捏着嗓子,细细软软地说:“说得好像厨房功夫比床上功夫还好。”我几乎仰视膜拜了这位姑娘——没错啊,就是看不惯你秀恩爱。

这种亲密关系更容易见证一些客观或者不客观的环境因素。所以对待与你相亲相爱的人,你不能不顾及他们的感受,因而要时常注意自己是否行为得当。就像是去健身房,虽然效果并不显著,但是放任自由就马上赘肉横生。情感牌,我们往往输不起。

但是也有例外,就像是BBC短剧《神探夏洛克》中那个说话做事随时随地伤人于无形的主角。看过剧的朋友都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帅气但不暖心的人——嘲笑探长,讥讽追求者,就连住在一起的基友也毫无例外地被他捉弄。换句话说,整条街上的人都被他得罪了——不喜欢社交,不喜欢跟凡人说话。他的另一位粉丝跟我说,我要跟他是邻居估计得天天被他鄙视,然后我就去骂街。可毕竟你争不过他,到头来爱恨交加,异常烦恼。估计只能跟谢耳朵的粉丝一起喝杯酒吃顿烧烤,彼此安慰几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吗,我爱他,他也不需要更贴心。

所以,不管是骂人的还是被骂的,所有人似乎都成了受益者。我们依靠这种特殊方式交流观点,表达个性,展示才华,树立人格和友谊。可是真要到了被骂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处理呢?有个小亲戚被父母责骂以后都会跟奶奶说:“我每次都很没有出息地独自承担责任。”这孩子给我们这些成年人一个台阶,低下头似乎也没什么,说到底是还是你做错了事情!是不是?

文/安赫尔

随机阅读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