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过得不好,不完全是因为阶级固化

01

有一个热词,每每听见,便会叫人心头一颤鼻子一酸。我敢说,这是无数普通青年头上的紧箍,心里的隐痛。

这个词,叫作阶级固化。

它让我们所有的努力和奋斗,都带上了飞蛾扑火的悲壮色彩,有种蚍蜉撼大树的苍白无力感。

身边有位叔叔,最喜欢把这四个字挂在嘴边。

这位叔叔,是个多年的老愤青。年轻时顶班进厂,他埋怨自己没有个好爹,只能沦落生产一线干苦力。

于是便把上班当作了消闲混日子,等到身边同事一个个升了职,又开始骂领导有眼不识泰山。

转眼就混到退休,唯一的儿子没考上大学,却再也继承不了父亲的岗位,只得做了出租车司机,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混着。

旁人偶尔劝一句,他便双眼一瞪,理直气壮说出一句:“现在的社会阶层固化那么严重,我再勤快,也不见得翻出一朵花来!”

阶级固化。四个字,正好兜得住大半生的不如意不得志。每天挂在嘴边絮絮叨叨说一通,自己的穷困潦倒,似乎就都有了合理解释。

他们觉得,反正我再努力也不会有希望做人上人,不如潇洒快活得过且过。自怨自艾里,充满了自暴自弃。

阶级固化当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你把生活里的所有不幸,都归结到了这四个字代表的冰冷现实里。



02

什么是阶级固化?

学术一点说:经济、政治、社会等多种原因的影响,使社会群体在层次结构中处于不同地位。各层次之间流动受阻,就称为阶级固化。

通俗一点说,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出身背景的不同,将人三六九等,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寒门学子祁同伟,被权贵玩弄于鼓掌之中,不得不从那“惊天一跪”,跌入金钱与权势交织的欲望深渊。

名利场放大了贫富之间的差异与鸿沟,而现实中的大部分青年,则被资源的分布不均而困扰。他们从祁同伟身上窥见命运的不公,抽象的社会问题折射到现实里,变成了买不起的房子、进不了的体制与实现不了的梦……

用了十八年,才和别人坐在一起喝咖啡的人生,听起来似乎总有一丝心酸,因为你跋山涉水耗尽心力,却只走到别人的起点。

壮丽梦想在现实的碾压下,慢慢变得一文不值。这时就不免要怀疑社会、怀疑人生、怀疑付出的辛劳是否有价值。

有一种错觉便应运而生,我们会不自觉地认为,自己的一切都被出身背景决定了。

仿佛所有的贫困、窘迫和不堪都与生俱来,所以有人用这种“唯出身论”,为过不好的这一生,找到了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自省太艰难,推脱则简单许多。



03

曾经,我也有过这样的怨念。

第一次意识到阶级存在与贫富差异,是16岁时的一个周末。那天,我在大街上,远远看见我的同桌林春晓和她的爸爸妈妈。

他们一家三口从书店出来,父亲拎着满满一袋书,母女俩挽着手说说笑笑。我没有上前打招呼,却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天快黑了,城里的夜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乡村的夜却只有一地月光,照着父母收工回家的路。我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却又不太形容得出。

我的父母,从未意识到要陪着儿女逛逛书店谈谈心,他们把所有力气都用来生存了,已经抽不出一丝一毫去关心孩子的精神世界。好在他们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吃苦受累许多年,总算也让我走出了乡村。

多年后我读到了一篇《教育就是拼爹》,有种恍然大悟的悲凉,猛地袭上心头来,原来自己也不过是阶层分化中,分属底层的微小组成部分。

我有时会灰心丧气,有时却觉得,现在的自己与曾经的林春晓父母类似,正跋涉在白手起家、从无到有的艰辛里。

林春晓告诉过我,她的父母是80年代的师范生,毕业后,进了老家一所中学任教。两个年轻人都出身于贫困农家,求学时头悬梁锥刺股,是那个时代的寒门学子缩影。

工作是国家分配的,但也有高低之分,有人留在省城,有人被打发到乡镇,林春晓的父母属于后者。

就在那所乡镇中学里,两个年轻人相知相爱,生下了林春晓。深知铁饭碗来之不易的两个人,工作起来兢兢业业,教学质量有目共睹,终于在几年后,被调入城里的重点中学。

春晓也在城里上了学,课余时间便学琴画画,唱歌跳舞。等我进了高中认识她时,这面容白净谈吐大方的女孩,已彻底脱去泥土气息,和来自乡村的我,不可同日而语。



04

那会儿,我特别羡慕林春晓。

她一直都是学霸,父母也都是家长会理事,高考顶着市状元的光环离开家乡后,其事迹依旧在后来的好几届学弟学妹中口口相传,活成了传奇的模样。

重要的是她待人谦逊和蔼,对谁都彬彬有礼,言行举止无一不透着优良家风与教养。拿现在的话来说,正是被富养长大的姑娘。

后来,林春晓在国内顶尖名校读完本科,又去美国一所著名大学攻读研究生。她在大洋彼岸结识了同为高知精英的丈夫,回国后,两人双双进了北京某高校任教。

和当年一样,我又被抛在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尽管我知道,还有更多二代们的梦幻人生,碾压在春晓们的岁月静好之上。

只是那些被命运和原生家庭注定了的艰辛,依旧会成为我消极悲观的理由。毕竟我努力了这么久,依旧没住上别墅开上豪车,似乎一生都与富贵二字无缘。

有一次和爸爸聊天,谈到目前的生活,只觉得自己苟且而卑微。可我的父亲,否认了女儿的妄自菲薄,他说:

“不会啊!你比爸爸有文化,你不需要像妈妈一样,天不亮就去市场卖菜。

你教育孩子比我们有水平,不出意外的话,你的下一代,会比你更好。

越来越好的一家人,走的不就是上坡路?”

一语惊醒梦中人。

父母的高度决定孩子的起点,阶级跨越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少有人能在短短一代内便顺利完成。



05

事实上,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完成梦想中的阶级跨越。

因为从底层到顶尖的华丽转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正好的契机。这种契机,多产生于大动荡大变革的战乱年代。

陈胜振臂一呼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虽然诱人,却不太适用于我们的时代。“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也早已成为传说。

严歌苓有一部小说,叫《草鞋权贵》,说的正是当年一个豁出性命闹革命的农村毛小子,成为红色贵族的故事。

读这部小说时,我会想象自己的祖父,当时正奔逃在躲避战乱的路上,在矿山上找到糊口的工作,便打算安安稳稳地苟且一生。

时代的每一次重新洗牌,都意味着新秩序的建立。比如改革开放浪潮、比如电子商务兴起,但普罗大众面对新鲜和变革时,会犹豫不决,冥冥中错过许多改变命运的机会。

可这也正是许多小老百姓的心态,小富即安,只求安稳。

我们所处的时代,相对稳定和平,自下而上的通道,本就不见得多么宽阔无边,金字塔式的阶层分布已然形成,这就注定了上升的路是窄而苦的。

庆幸的是,窄不代表没有,苦也不意味着毫无希望。

只是太多着急的年轻人,迫不及待想把阶层跨越,在短短一生甚至数年内完成,所以我们焦虑、我们不安、我们对自己和社会越来越没有信心,逐渐陷入一个努力无用论里去,把寒门出身当作逆袭路上的最大障碍。

其实不是的,真正的障碍,是你的急于求成和希望丧失。

要知道,培养一个贵族,至少需要三代人的努力。第一代铺垫,第二代发展,第三代才看见曙光微现。

而你,可能正好是奠基的第一代。



06

可有这么多人着急忙慌来告诉你,你完蛋了!你会永远沦陷在底层!

寒门难出贵子、上升通道关闭、教育就是拼爹、阶级跨越无法实现……经受着房价、生活与工作的重重碾压的我们,时常会被这些凛冽的句子吓破胆。

诚然,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现实。

所谓的社会分层,其实早在私有制形成时期便露出端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人在高楼,有人在深渊。这并不是当代社会的独特产物。

换个角度看,或许也没你想象地那么糟糕。实现不了阶级跨越,不代表你的人生毫无希望。

我努力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是的,努力18年很悲壮,可我毕竟和你坐在一起了呀。

寒门难再出贵子,但在我的努力之下,起码寒门不再一穷二白食不果腹。世事多如此:努力了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

因为努力的意义不是一步登天,而是通过日复一日的积累,把漫长的量变升华为质变。怕什么寒门难改阶层难越,进一步,就有进一步的欢喜。

怕就怕你放弃奋斗自甘堕落,还把所有一切都归咎于天命注定。其实平凡人的逆袭之道,说来不过是一天比一天好,一代比一代强。

阶级跨越的路,很苦很漫长。愿你理性看待,要努力,但不要太心急。

也许你一生都是个普通人,只要总体是上升的变好的,就已经走在逆袭的光明大道上了。


文/婉兮

本文地址:http://www.q1qq2.com/?post=743
随机阅读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