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母亲,她也是

在相互责怪之前,先试着去理解另一颗心

我和许纯结婚时,婆婆强烈反对。因为我年龄比他大,学历比他高,婆婆怕自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儿子。将来要受我的气。无奈我们先斩后奏私下已经把证领了,婆婆心里不痛快。虽然勉强答应参加我们的婚礼,但事先声明,婚礼所有的费用,她一分都不会出。结婚那天,婆婆冷眼竖眉面沉似水,我叫她“妈”,她非但没给红包,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地哼了一声就算了事。

这事在我心里也结了疙瘩,婚后我没去过婆家,每年春节许纯虽然百般威逼利诱,想劝我同他夫妻双双把家还,但我心如磐石,岿然不动。婆婆也很固执,结婚三年她一次也没来过我家。

我以为我和她各自守着自己的城池,不会再有任何交集。甚至我怀孕到临产,都没有告诉她一声。却没想到,我生完女儿从手术室出来,第一眼看到的,竟是她。她怀里抱着那个粉团样的小人,珍宝一样,脸上笑逐颜开,把宝宝捧到我面前,喜滋滋地说:“是个女儿,女儿好,知道疼人。瞧瞧,这眉眼多俊秀,标准的美人坯子。”

我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婚礼上冷若冰霜的模样,这样毫无铺垫的喜悦和亲切让我有些不适应。一时间我的大脑里迅速闪出无数念头:她怎么突然就变了?这唱的是哪一出?不是想抢我的孩子吧?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抱宝宝,伤口剧烈的疼痛让我瞬间汗如雨下。她慌忙来扶我:“你刚做完手术,不能动。日子长着呢,以后有得抱呢。”看我满脸狐疑,她哼了一下,语气淡然地解释:“没想到我会来吧?要不是心疼我儿子,你八抬大桥请我也不来。这么大的事,小纯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再说,你们也没经验,我不在身边照看着,万一我孙女有个什么闪失,后悔就晚了。”

我舒了口气,她这样直言不讳的直率样,让我找回了几分感觉。又暗自苦笑.是的,她心疼她的儿子,心疼她的孙女,独独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没想到她是那样能干的老太太,在医院的几天里,许纯负责做饭送饭,家和医院两头跑。她则守着我寸步不离,喂我吃饭喝水,帮我擦洗身体,跑前跑后地叫医生护士,交待许纯怎么炖下奶的黄豆猪蹄汤,我奶水不通时,她给我反复按摩疏通,给宝宝喂奶,换洗尿布……

那几天,她几乎没怎么睡觉,医院里没有陪护的床,她就躺在一张窄窄的简易钢丝床上,实在困了就眯一会儿,宝宝一哭,她立刻翻身起来,抱着悠来悠去。

我几乎要被她感动了,第三天,她给我削苹果吃,我动情地叫她一声“妈”,说:“您别忙了,歇会儿。”那声“妈”让她怔了一下,片刻之后,她又恢复了原样,说出口的话仍然直愣愣地:“歇什么啊?我辛苦劳累还不是为了替我儿子,我多干点,小纯就能少干点。”

一句话把我心里的感激冲得踪迹皆无。原来她对我所有的好,不过是替她儿子。

出院回家,当晚她就把许纯赶到书房去,她直接睡在了我们的大床上,说方便照顾宝宝,孩子太小,交给我们带她不放心。

宝宝很闹人,夜里不肯睡,一会儿一哭闹.她给宝宝喂水,换纸尿裤……白天她更忙,要跑到菜市场买新鲜的水果蔬菜鸡鱼排骨,回来洗切煮炖,给我滋补身体。要洗衣服洗尿布涮奶瓶给宝宝洗澡。

我由衷地感激她,让她搬到客房去睡,可以不被宝宝干扰好好休息,晚上由我和许纯照顾宝宝。她听了立刻瞪大了眼,说:“那怎么行?小纯白天要上班,晚上再带宝宝,哪还有精力?他的身子从小就弱,晚上熬夜多伤身体啊?”

她的话一下子堵在我的心口上,是的,她如此不辞辛苦地忙碌,也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

那次宝宝夜里忽然发烧,我抱着她滚烫的身体惊慌失措方寸大乱,要去医院吧?打针还是喂药?要输水吗?她这么小,不会烧坏吧?

我在房间里左一圈右一圈地转,内心焦灼犹如困兽。她却很镇静:“没事,不超过38.5度,在家里物理降温就可以了。”她用凉毛巾给宝宝敷额头,用温水擦洗四肢,半小时喂一次水,一小时量一次体温,两小时洗一次澡……可到了下午,宝宝的烧非但没退,反而一下子烧到了39度。

我急了,要给许纯打电话,送宝宝去医院。她拦住我:“小纯正上班,你一打电话他还不得火烧火燎地赶回来,万一路上出点岔子怎么办?小孩子发烧是正常的,我判断可能是幼儿急疹,不用去医院,你也别担心,很快就会好的……”

我心里窝的火“腾”地就燃了起来,不管不顾地冲她嚷:“你就知道心疼你儿子,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能不担心吗?她是我女儿,真出点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她等我发泄完了,才心平气和地说:“你的感受我懂,孩子一病,当妈的心就揪着,天底下的妈都是这样。你要是真不放心,我陪你去医院。但幼儿急疹的确没必要去医院,补充水分物理降温就可以了。”

我冷静下来,上网一查,宝宝的症状的确像是幼儿急疹。我心下稍安,没再坚持去医院,和她一起精心护理宝宝。她衣不解带,喂水,洗澡,量体温,敷冰块……两天后,宝宝烧退疹出。

为了感谢她的辛劳,我给她买了一对玉镯。没想到她却不领情:“买那玩意儿干啥?你们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小纯一个人养家,不容易。去退了吧。”话还是那么硬邦邦的,她心疼的还是自己的儿子,但我心里早已释然。她所做的一切都打着心疼儿子的名义,但事实上,我也在享受她母爱的惠泽。或许在她的眼里,我和她的儿子早已合为一体,都是她的孩子。

是的,我是母亲,她也是。我们都有一颗为了儿女忍辱负重甚至舍弃一切的心。为了儿女的幸福,矛盾可以消除,隔阂可以化解,辛苦劳累却甘之如饴。

天下所有的母亲,都同此心。

文/卫宣利

本文地址:http://www.q1qq2.com/?post=143
随机阅读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