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网 - 每日一篇好文章。每天抽出一点时间读一篇小文章,通过日复一日短暂的阅读来逐渐充实自己,让我们那平凡的生活变得更加有趣一点点。

初心网,是一个简单的文字控网站。在这里没有繁复的注册登录,没有复杂的推荐算法,不猜你喜欢。

每天打开我们的网站都可以开始一段随遇而安的阅读。

每天花10分钟阅读一篇小文章,一个月可以有大约5万字的阅读量,一年则有将近60万字的阅读量。

简单,专注,执着,享受每天的阅读,日复一日,初心不改。

每天随手翻开本网站:阅读,只因为,这一刻的无所事事。。。

二十五岁以上的姑娘,想过得好,就得有点精神洁癖

什么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能“老了”呢?不是我发现了头顶上的白发,是我发现,那些忙着给我介绍对象的人变成了催婚的人,那些催婚的声音又变成了“你得早点要孩子啊不然就是高危产妇了!”


01

二十五岁以上的姑娘,想过得好,就得有点精神洁癖。
 
我指的是爱情,顺便也聊聊我不太明白的婚姻。
 
二十岁出头那阵子我有个讨人厌的怪癖,每当身边有男生暗示想和我有进一步交往,我都会有意透露出这样的信息“我每周都要抽空去图书馆借几本书回家。”
 
我不指望他为此高看我一眼,但我必须明确自己的立场——我和那些见到跑车就两眼放光的女孩,要的东西不是一样的。
 
我昂着头说这话的时候,不小了,二十四岁,已经是家乡姑娘应该去考虑终身大事的年纪,更何况又没有太出色的才华和天资——看起来就和那些今天过得很苦逼明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姑娘一样。
 
那些男孩子,以父亲似的愁容望了我最后一眼,就都被吓跑了。
 
我还是太贪心了一点,要的东西太多,可我接受了9年义务教育上了3年重点高中读了4年大学又千辛万苦地来到南半球看世界,不是为了随随便便栽进一段爱情里。我并不急于寻找爱情,我更急于证明自己,当我试探着那些男孩子的时候,我想我是在表达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骄傲,“你现在看到的我,并不是三年后我的高度。”
 
可是一个中国姑娘要点自由是多么地艰难啊,我都飘到了地球的另一边,我的母亲还是把她的意念一字不落地传达了过来,“xx家的xx的朋友xx在奥克兰,你们有空见个面?”她的网撒得又广又深,在南北半球里为我打捞着幸存的男人。
 
我猜想,母亲一定在菜市场碰见了旧相识,当对方在炫耀着自己女儿嫁入富人家的光辉事迹,她却只能为两件事恨得咬牙切齿,她辛辛苦苦培养的女儿放弃了教师的工作去国外做打工者,她那不听话的女儿连个依靠都不肯找。
 
而当我到了二十五岁的时候,还过得非常天真的日子,我的排期过满,打工赚钱,上学写作业,爱情这节目迟迟排不进来。和我一起打工的二十岁姑娘终于看不下去了,她几乎每几天就为我操心一回,“我和男友订婚了,明年初结婚,后年就得要孩子了,越早生孩子就越早解脱,你怎么就一点也不着急呢???”
 
她走路的样子风风火火,像人生所剩不多,而我不急不缓,像个晒太阳的水獭。
 
整个世界都为我着急,可是到底大家都在急什么呢?谁给姑娘们设的闹钟呀,一到二十五岁,恼人的闹铃轰隆隆地响起来,不恋爱不去结婚就甭想它闭上嘴。
 
我在跟一个战线的老同学聊到这件事的时候,她在网上告诉我“我在三个社交网站上注册了号,今年不嫁出去就别想跟家里交差了……”我忽然觉得有点壮烈,早几个月前我们还计划着要一起去单身旅行呢,朋友圈里老同学结婚的消息如鞭炮一个又一个炸响,多像是“背叛”的声音。
 
我也好奇地打开一个社交网站,背后一阵凉风,那些看似条件很棒的男人,在年龄那里写下了备注,18-22岁——那是我回不去的青春。
 
我回不去了。




我回不去了,也不太想回去,索性也就别回去了。
 
除了看书这点怪癖,我还有更感兴趣的事,我想紧赶慢赶去看看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儿,就像小时候春游来不及等到目的地,我便在大巴上把背包里的每袋小食品都打开尝了一遍。我抱着和春游一样的心态,暗想先要把生活里别的事都尝一遍,再踏入爱情和婚姻的目的地。
 
说实话,我真的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比如减肥。
 
我二十五岁时还没见过s版的自己呢,我一直在忍受着自己粗胖的腿,等待着奇迹的发生。记得大s在节目里说过,自己怀孕的时候开始发胖,“穿黑的像海象,穿白的就像北极熊!”那一年的我躺在沙发上,大概就是这种情形,合租的姑娘推开门,我回头一望,她惊呼,“嚇,可吓死我了,你躺在那,我还以为是一堆衣服!”——我为这事至少恨了她三天,早上晾出去的衣服,起码得有三公斤,那些衣服摊在沙发上,明明是个壮汉的形状嘛。
 
除了消除身体上过剩的营养,我还计划着给自己补给点精神上的营养。我虔诚地相信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理论,“三十岁之前买的书一定要比衣服多”。后来的日子证明,这个理论基本正确,二十五岁时做了什么,很容易就奠定你整个人生的基调。
 


我跨越了半个地球来这里,却像走入另一个囚笼,每天站在亚洲超市里做零工,为“六便士”低着头,不敢去找头顶的月亮。缺少知识的日子让见识稀薄,连挚爱了十几年的写字这件事,也变得像便秘一样费力。我出入着家附近的图书馆,从一面书架到另一面,转移着知识的归属地,我什么都读,读的每一样都在给大脑补充着纤维素,那些暂且飞不到的地方,都模模糊糊地出现在了未来的角落里。

而除了把看书这件事坚持到底,我还计划着赚点钱,再拿这些钱去跟世界交换点见识。我一直特别仰慕霸气的女人,身穿职业装脚蹬八厘米高跟鞋,思想强悍,能力过人,全身的昂贵名牌都对她俯首称臣。而不是像我这样,连拿着一杯星巴克的气场都撑不住,因为我老想着“这星巴克的钱其实应该去买一兜素包子”,一双眼睛里都是柴米油盐的气质。
 
我还需要有一份特别体面的工作,能够在说出来的时候理直气壮满脸得意地,而不是抠抠手指挠挠脑袋地支支吾吾着。我想改变世界,不想被世界改变,尤其不想任由那些被父母规定着必须要找个“贤惠儿媳”的男人们给改变。
 
减肥,读书,工作,赚钱,我管这几样叫做人生的基本功,我顺便给自己制定了具体的计划,在爱情来临前,我得起码完成这几件事,我得瘦到100斤,我得有份体面的工作,我得有个10万人民币的存款,我怎么的也要在脑袋中有一千本书的知识储量。
 
我得带着自己的筹码,而不是自己的问题,走入一段感情,我要让自己认清楚,这段爱情,是自己的追求,而不是别人的收留。


 
我在网上收到无数相似的留言,还没到三十岁的姑娘问我该怎么找到男人结婚,她自己为这事愁的满脸是痘。
 
她急,我也急,她急找不到男人,我急怎么就不能让她理解,还是祛痘比较重要。
 
我读了一本书,陈愉的《30岁前别结婚》,在她二十几岁努力在房地产世界里站稳脚跟时,根本没想到自己能在十年后成为洛杉矶的副市长。一个持续为未来努力的女人,几年后连自己都会为生命所到达的新高度吃惊吧!
 
人本性就是一直在追求更好的归属,只要克服懒惰,一个人每七年就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 就是说,如果按照爱情等价交换这一基本原则,你每几年就能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在这个更高的平台,拥有更多的选择爱情(以及婚姻)的机会,也过滤掉更多的条件不善的男人。
 
陈愉在卸任副市长职务后成为全球顶尖的精英猎头,她也以猎头的身份寻找自己的爱人,认为赶早结婚是上世纪的残羹冷炙,女人首先应该丰富自己,再去走入婚姻,“你只有先成为一个Mrs. Right,才可以找到自己的Mr. Right。”
 
她在一段视频中讲起自己的婚姻,“我自己是18岁开始约会,38岁结婚,39岁41岁生孩子,我每天有我自己的人生灵魂伴侣Dave在我的身边,我真的感觉我跟Dave在一起,我的心好像在唱歌。”
 
而我所听到的绝大多数来不及丰富自己就一头扎进结婚的女人在几年后哭泣,“我的心好像在滴血。”
 
嫁给妈宝男的女人,和刁钻婆婆斗智斗勇的女人,对男人百依百顺却遭到背弃的女人,在豪门中受排挤被瞧不起的姑娘……
 
一个姑娘要是想有起码五十年的高质量婚后人生,就真得有点精神洁癖,否则后患无穷。
 
洪晃说,“我从来不依赖男人,但我需要男人。”
 
我有一票单身的,离婚的女青年和女中年都这么想,如果我们把她们全部都请到家里来,一定会成功吸引两类人,成功的男人和好奇的心理学家。
 
她们不年轻了,但爱情不是她们的必备品,精致的生活才是,她们宁可花一下午时间去研究一个电影的剧情,也不愿意守候一个男人的电话。抬头看月亮低头看六便士,都是那副“有什么可急”的态度。
 
我也尽力用六便士撑起头顶的月亮,继续遥想我十年后的生活,我在二两酒后跟朋友放出“豪言”,“我想写部移民小说,被人拍成电影,放映三十分钟电影院哭成一片,结束后集体起立鼓掌的那种……”
 
哦对了,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不害臊。我已经二十七岁,眼瞅着就二十八了,我有了爱情,还没有婚姻,我几乎每天都听见“她都有孩子了你怎么还不结婚”,当初跟我一个战线的,现在就剩下闺蜜小千了。
 
若要说说我和二十五岁的时候有什么不同,除了脸上多了两条细纹,脑顶偶尔出现一根白发,剩下的就是我瘦到100斤了,有了份体面的工作,银行里有了10万人民币的存款,脑袋中就快要有一千本书的知识储量了。
 
世人笑我太天真,我笑世人太较真。
 
我依旧,不急不缓地,像个晒太阳的水獭。


文/杨熹文

本文地址:http://www.q1qq2.com/?post=675
Powered by emlog 阿里云 粤ICP备11057464号-1

如有任何问题,请点击 意见反馈 给我们,非常感谢。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